重庆时时全天万位计划 > 智能硬件 >

人工智能硬件+医疗将迎爆发期 构建产业生态链成核心推动力

  纵观市场,如今的医疗领域大有成为下一风口之势,与此同时,人工智能的火爆程度也丝毫不落下风。

  5月18日,腾讯副总裁丁珂由中国医院协会主办的“2018医院质量管理大会”上表示:以互联网和人工智能助力医疗更均等、普惠和便捷。

  前天5月30日下午,吉林省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与腾讯正式签订《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双方携手在“互联网+医疗”领域进行深度合作,助推吉林省健康医疗事业创新,增强当地百姓在健康医疗领域的满意度。

  在笔者姬华奎看来,人工智能移动互联网+医疗产业发展的两大核心,难点痛点就是简单方便和降低成本,还有一个前提是:确保诊断准确或治疗有效,看病不是玩酷,看概念,更不是欣赏科技之美,主要是降低就医经济成本,使用简单方便,没有解决“简单方便和降低成本”的“医疗互联网+人工智能”产品都是耍流氓,在做好“简单方便和降低成本”基本功的基础上,构建产业链,成为人工智能+移动医疗互联网产业发展的必杀技,谁先布局好产业链,谁就占据市场的制高点,医疗行业涉及庞大,以睡眠为例。

  根据腾讯《2017年中国青年睡眠状况白皮书》,数据显示,被调查者中42.5%的受访者表示,想睡个好觉特别难,只有10.2%的人认为自己可以经常拥有好的睡眠。

  据华为《2017中国睡眠质量报告》数据显示,69.4%的用户睡不着觉或睡眠质量不佳,睡眠质量很好的不足1%,每天有7000万人失眠现如今压力的不断增大,催眠市场前景潜力巨大。

  这种情况下,由睡眠问题引发的商机也引起了企业的关注,由于受睡眠困扰的人口基数大,能开发的睡眠经济市场也很大。

  针对健康睡眠经济,不少行业企业介入,包括阿里健康、罗莱家纺等上市公司巨头,大致有IT通信、生物科技、家纺企业、互联网科技公司介入,各类睡眠产品获得资本的追逐,笔者姬华奎总结如下:

  早在2014-05-01 信天创投投资Sleepace享睡百万人民币;戈壁创投2000万人民币A轮;2015-07-20合鲸资本罗莱家纺京东金融再投资 Sleepace享睡B轮4406万人民币;2017-06-05兴旺投资领投喜马拉雅文化基金跟投5000万人民币B+轮

  BIBOO 智能睡眠机器人吉斯卡:2015-11-12 天使轮天善资本数百万人民币;2017-07-27启明创投领投GGV纪源资本英华资本跟投近千万美元A轮,这是睡眠科技产业界目前最高的一笔融资。

  阿里依托广安门医院原副院长汪卫东教授团队的学术成果,深度进入中国心理学人工智能领域,与诺赛柯公司共同开发睡眠机器人、可穿戴设备,服务数以亿计的隐性心理疾病用户,令人惊讶的是汪卫东注册了北京广安睡眠科学研究院和北京亿康眠企业管理有限公司两大公司,在笔者姬华奎看来,汪卫东会不会走连锁路线,另外北京亿康眠企业管理有限公司注册资本高达150亿。

  笔者最近持续这款可以监测睡眠呼吸暂停事件的梦加智能监护仪,非接触,简单方便,2017年6月17日获得杭州比尔道夫科技2000万天使轮投资,主要面向的用户群是SAHS人群(睡眠呼吸暂停综合症)。

  了解到这个睡眠监测仪,目前运用在一些医院临床,只能监测,不能改善睡眠,这个产品会受市场欢迎么?

  从实用角度来说,社会中大部分人是很需要一款睡眠APP,有不少创业者做了睡眠APP,小睡眠APP:2015年11月1日天使轮嘉道投资600万人民币,2017-02-10:A轮原创资本领投嘉道谷投资跟投2000万人民币,市场上做睡眠监测的有没有市场呢?

  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精神卫生中心李传威介绍,我的病人中还是有很多伴有失眠症状很多家医院,包括综合医院和精神专科医院都设了失眠门诊,很多医院也在做睡眠检测,只要产品有亮点,我觉得睡眠监测市场还是不错的。

  全国睡眠科普首席专家、中国医师协会中国睡眠研究会信息科普部主任、北京公安医院二部呼吸睡眠室副主任彭志平介绍:睡眠监测仪家用可以,医用目前估计还是不行,这个产品拿到了二类医疗器械注册证,可以在医院销售,都可以进医院,法律上是没有问题的,但是是他们送给医院用,还是卖给医院,就不好说了,销售是靠关系和产品本身没有太大的关系,只要合法就行,监测产品在医用多,家庭可能更喜欢治疗。目前治疗的产品有效的少。

  天使投资人B20全球区块链联盟地区负责人周洪林介绍,可以跟那些经营睡眠产品的公司来合作,他们的痛点是无法监测消费者睡眠问题以及使用产品后的是否有效改善,跟他们合作会有市场,不一定非要做C端的生意。

  浙商创投姚兴振介绍:如果只是在医院使用,那就是卖给医院的逻辑了,2C太难,卖给医院,主要看渠道吧,产品性能特别优异倒也是加分项,这个医疗器械注册许可证有价值,但是口罩当年非典期间都是二类证,姚总明确表示不会投资睡眠监测仪。

  国家重视人民群众的健康,在笔者姬华奎看来,本着为老百姓健康负责的初心,申请医疗器械注册许可二类证,需要漫长的审批流程,困难重重,医疗设备的门槛远高于移动医疗互联网。

  水滴石基金合伙人潘鸿电话表达:“产品好或者不好,虽然不是投资人说的算,市场说的算,消费者觉得好,才是真的好”,消费者用户患者是否接受呢?是否消费者说了算呢?

  原中兴公司总经理助理、中兴健康总经理中国计算机学会人机交互专委会副秘书长合肥工业大学软件学院医疗机器人与健康大数据创新中心负责人深圳优乐生活健康管理有限改善联合创始人卢东昕先生介绍:

  对于睡眠监护仪只能监测不能改善睡眠的批评,这是外行人说的,心电图,我们监测,能治病么,不能,但是还是有用,睡眠监测有市场,就看怎么玩,形成睡眠分析报告,然后制定改进方案,主要国内睡眠监测市场小,大众接受度低,需要教育宣讲,出海,国外很有市场。。

  海尔集团上海海尔医疗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管礼庆先生表示:睡眠监测产品可以作为目标人群衔接或切入的产品,最终一定是基于监测数据延展的睡眠人群产品及内容的生态圈,目前世面睡眠监测产品终端,是否具备重要参数及差异化为选择的出发点。

  从事移动医疗业务的再查查科技(北京)科技有限公司CEO冯金辉先生表示,如果真能帮助个人提升睡眼质量,如果只是监测,我觉得没法进入家庭。

  就像海尔医疗总经理管礼庆所说的:“睡眠监测产品可以作为目标人群衔接或切入的产品,最终一定是基于监测数据延展的睡眠人群产品及内容的生态圈”

  那些经营睡眠产品的公司,他们的痛点是无法监测消费者睡眠问题背后的原因,无法存储信息,无法给与信息化方案展示,以及使用产品后的是否有效改善。

  在笔者姬华奎看来,人工智能+医疗,用AI赋能睡眠,失眠是场景,睡眠监测为入口,显示每一个睡眠障碍问题原因,链接解决方案背后的企业(中西医药、助眠食品、床具、呼吸机、中西医医生、康复理疗师、睡眠师等产品或服务),一条全新的医疗AI睡眠产业生态链正在诞生。

  在做好“简单方便、降低成本和实用有效”基础上,布局用户端和服务端,构建全产业链,这或许每一款人工智能+移动医疗互联网产品茁壮成长的必杀技,未来移动互联医疗产业发展的核心推动力。